欢乐炸金花
 
分享到
聯系我們??  ? |?
歡迎來到 陳茶匯官網!
 020-81893811?
全國服務熱線:
陳茶匯微信公眾號
熱門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
來講講“88青餅”的故事(下)
來源: 網絡資料摘錄 | 作者: 陳茶匯普洱中期茶 | 發布時間: 2018-01-04 | 4634 次瀏覽 | 分享到:

  上期說了88青的由來及香港商會的關系,這期說說其年份和88青

  2004年至2005年,勐海茶廠、云南普洱茶集團相繼易主。資本的介入,讓普洱茶的市場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整個市場開始欣欣向榮。

  隨著市場的升溫,短短一兩年時間,88青的品牌效應開始升溫,并且開始發生變異。

  88青,刻意強調88年這個數字,讓行內一直流行的年份說得以鞏固。這讓普洱行內現在判斷88青的好壞的標準,首先問年份,再辯包裝辯茶餅外觀。



  老茶行業的規矩是不開湯,憑賣家經驗、眼力買茶。這實質是老茶行業最大的罩門。

  老茶年份的鑒定,至今沒有一個統一的科學的標準。原因在于同樣的茶葉,存放的環境不同,變化完全不同,帶來的結果也完全不同。當然,年份有一定的參照作用。

  實質上,云南省茶司早在1980年代初期就與云南省微生物研究所有過類似的研究。研究的結果表明“普洱茶發酵結束后,是一個緩慢的酯化后熟過程,逐漸形成普洱茶特有的陳香風格,其陳香隨后期酯化時間的延長而增加。因此,存放時間越長的普洱茶,其陳香風格越濃厚,質量也越高。”(引自《云南省茶葉進出口公司志》)



  由此可見,越陳越香這種說法是有一定的科學依據的。但是,存放的茶葉統一,存放的時間統一,存放的環境統一,那么,“年份”才可能有參照的價值。

  長期經營普洱茶的客商實質上清楚,茶葉的轉化,環境的影響大過于時間。

  但是,市場的升溫,利益的驅動,讓人很難有理性的認識。

  在“年份茶”這一光輝的理論照耀下,于是,今后1993年、1994年、1995年、1996年的茶品,只要轉化得當,都可以得益于“88青”這個金字招牌。

  2008年,我就在昆明某茶商的倉庫看到滿倉庫的88青。該茶商2002年涉足普洱、2007年建廠,顯然沒有機會接觸到省茶司那批茶。之所以能“制作”一倉庫的88青,關鍵還是在于年份說那一套理論的成立,以及圍繞年份說而建立的辯包裝、看外觀的老茶學說的成功。



  二、干倉和88青的關系

  隨著年份說,大師套路的建立,干倉說也順勢光大。

  88青的體系的建立,與刻意強調的干倉理論是分不開的。

  干倉理論的介入,表面看“干倉茶表面油光,茶底干凈”,這都是為消費者好。但是,事實不是是如此呢?

  問題在于,到底有沒有干倉這種倉呢?

  按照臺灣出版的茶書介紹,倉儲環境的濕度大于80%就是濕倉,反之,就是干倉。事實上,粵港臺三地的春夏秋三季的濕度都大于80%,也就是說,粵港臺三地就是天然的“大濕倉”。往前倒退50年、100年,那個時代沒有抽濕機,那些臺灣茶書上介紹的100年干倉老茶又是如何造出來的呢?

  這個所謂的88青餅的“干倉”又到底是什么“倉”呢?

  香港茶商的茶葉都放在“公倉”,所謂的公倉,其實就是公共倉庫的意思,是一種專業提供倉儲的地方。香港是一個轉口貿易發達的地方,所以,物流行業相當發達,這樣的倉庫與內地的物流倉儲也沒有任何區別,這樣的倉儲也套不上任何“干倉”的概念,按照干濕倉理論,反而應該說他是“大濕倉”。我常常想,有時候制作干濕倉理論的人往往是自入囚牢,自己鉆入自己設立的陷阱里面去。



  “公倉”對應的就是“私倉”,《普洱茶營銷》一書中有專文介紹公倉、私倉的概念,在此不再贅述。

  2008年4月作者到版納、普洱走訪市場,同思茅和勐海兩地的眾多茶廠及茶商有過交流。在思茅是由普洱市技術監督局的魏剛局長接待,在勐海是縣茶辦的于文平主任接待。由于當地政府的出面,茶廠的老板們都說實話,廠里面車間、倉庫也隨便參觀。當時的目的是由于普洱茶極度低迷,看看我能不能幫著出出主意。主意倒是沒有出得到,但是,我留心看了看眾多廠家商家的倉庫,既沒有看到所謂的“干倉”,也沒有看到所謂的“濕倉”。

  2010年7月,云南普洱茶集團的鄭炳基董事長去看廣州、東莞的市場,一路有普洱茶的超級大商家陪同,我看了看他們的倉庫,也同樣沒有發現所謂的“干倉”、“濕倉”。

  但是,市場的反應卻是實實在在的,88青的推廣就是靠刻意強調的“干倉存放88青餅”的概念。

  那么,干倉到底是什么呢?

  有人說干倉是干凈通風的倉。這顯然是不符合當初制作干倉理論的言論,也完全沒有道理,普洱茶的轉化,一定溫度、一定濕度的介入是必然的。現在昆明市場上存放10年的茶餅非常多,開湯出來,第一湯色幾乎無變化,第二,普洱老茶要求的“滑感”全無。這可以從一個側面反映干倉說的失敗。

  但是,市場就這樣硬生生把“干倉”這個概念確立了。

  有一次,我同一個研究茶葉的副教授喝茶,他沖口而出:“干倉茶好”,這讓我萬分驚訝,一個茶學教授居然把民間的不確定的一個概念,作為審評茶葉好壞的標準?如果是一個茶商,我覺得不奇怪,茶商總要跟著市場走,但是,一個帶研究生的專家也如此評茶?看來,干倉、濕倉的理論的確是深入人心。



  有一次同云南民族茶文化研究會的陳正榮秘書長喝茶時,也聊到同樣的話題。我說了一件事。2010年4月我到北京開一個茶葉 會議,會后有個業界權威約我去一家新開的名為普洱老茶博物館的茶莊喝茶,我進去就發現茶莊打著堆頭在賣號稱1970年代的7542茶餅,2300元一片。仔細查看干茶樣,發現大部分都已經碳化。聞著有強烈的刺鼻霉味,沖泡后葉底發粘稀爛,明顯是刻意高溫高濕,快速做倉做出來的產品。在普洱茶所謂的市場標準里,年份模糊,倉儲的概念又模糊,這自然讓人有機可趁。

  市場大談各種虛虛實實的倉儲理論,卻忽略茶葉、茶湯本身的品質,這實在就是本末倒置。

  我解釋到刻意的高溫高濕,那是做假,而市場對于干倉濕倉的理解是作為倉儲的加工工藝,甚至是倉儲標準,這是不同的兩個概念。倉儲的終極要求必然是——品質需求,而絕不是用毫不靠譜的所謂“干倉、濕倉”來界定普洱茶的好壞。

  制造出干倉理論的目的很簡單,大家都說老茶來源于香港,那么,香港都是“大濕倉”了,別的茶商就都是濕倉茶,只剩我獨家銷售“干倉茶”。

  在各種各樣概念橫飛的時代,大家都抬出了各自的理論,干倉、濕倉、入倉、未入倉、大馬倉、肇慶倉、北美倉。在各種貌似合理的倉儲理論下,掩蓋的就是各家要主推的茶品。

  而從沒有人思考過這一套理論包裹的是什么東西。



  鄒家駒在《姚記存茶》一文曾經提到過姚姓茶商存茶的情況:“姚老頭在香港有十多個存茶地點,他或租或買,全部是大樓的地層。倉里各類新老茶葉混雜堆放,從地到頂,見縫插針,堆得滿滿的,只有屁股大個地方周轉。庫房里沒有圣書上說的缸罐器皿,沒有空調更沒有除濕機,一切依自然而自然。”

  當然,隨著普洱茶的流行,倉儲加工技術越來越受到茶界的重視,現在的倉儲水平與原有的倉儲水平已不可同日而語,本文的目的是介紹88青當時的情況及市場發展的概況,關于倉儲的發展,以后慢慢道來。


?熱點排行

1
2
3
4
5
6
7
8
9
10

       掃一掃  陳茶匯官網微信公眾號

   新浪微博?
欢乐炸金花 澳门押大小玩法 爱玩棋牌 福彩3d胆拖 2019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学电商的要怎么自己赚钱 电子竞技游戏项目 时时彩平台出租 全程打闲九揽式投注法 排列三带坐标走势图2元 十二生肖大型游戏